本站首页 国际公司简介 员工风采 异域采风 丝路学院 企业邮箱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 正文
【一带一路故事】老韩和他的“胡子队”
发布日期:2019-7-16      作者:刘梅玲      摄影作者:刘梅玲      阅读人次:400       【字号:

Congratulations! We made it!(祝贺你!我们成功了)

当中国水电八局新加坡地铁T227项目经理韩吉平收到业主发来的祝贺短信时,时间定格在2018414日下午150分。此时,地铁樟宜线隧道刚刚掘完最后一米,它和与之前就完成掘进的兀兰线一道,提前4个月实现了双线贯通。

正值大伙儿相拥而庆之际,现场却找不着韩吉平的身影,就连老韩身边的施工技术人员都不见了,办公室唯留下一台台刚熄屏的笔记本电脑,似在告诉大家之前这里还坐着人。

四处打听一番,现场保安说:“Ohthey drove away.”(他们刚出去了),说着还做了一个剪刀手势在嘴巴四周示意一圈,“Shave.”(剃胡子)。

 

不“老”亦“老”

 

老韩其实不老,还不到四十不惑,正值壮年,现在又担任起东南亚第一条高速铁路——雅加达至万隆的高速铁路水电八局管段的1号隧道的工区项目经理。这,又是一个隧道盾构任务。

那么,何以呼其“老”也?这在于他和隧道盾构打交道已有十五年之久,不可不谓“老”矣。

2005年机械设计及其自动化专业毕业,韩吉平做的第一个盾构项目是南水北调穿黄工程,这给了他进入TBM(盾构机)领域的契机,接着便在盾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巴基斯坦NJ工程TBM项目、武汉地铁11号线盾构施工、长沙地铁4号线盾构施工、新加坡地铁T227盾构施工,以及现在在千岛之国的首都雅加达内要掘出一条下穿高速公路的隧道。

十五年时间,因为盾构,老韩走过的山山水水愈聚愈多,从起初的单枪战征程,到现在拥有一支齐力断金的盾构智囊小队——“胡子队”,在世界的地图上,一起征战一个又一个新洞子。

 

不“强”亦“强”

 

新加坡地铁T227项目是水电八局在新加坡高端市场的第一个地铁项目。新加坡使用的建筑标准为英国BS标准,相较于国内建筑标准,在技术、安全、质量、管理等各方面的相关标准更为严格,尤其在地下工程的标准要求十分高。

面对新加坡高端市场的挑战,老韩从头抓起,领着大家一起学习新加坡陆交局(LTA)规范、学习施工方案、学习新加坡安全规范、学习新加坡相关法律等,与业主等相关部门就方案等做及时沟通,备考相关特种作业资格证等。文件、方案和规范全篇英语,许多专业术语晦涩难懂,与业主开会和交流,直接上来一场场全程高速的英语听力。看不懂不行,听不懂说不会更不行,老韩和他的胡子队从头学起,规范越来越熟悉,英语听说也愈练愈强,新加坡的特种作业证,他们也是一张接着一张拿。

团队超强的学习氛围,老韩是这支队伍的核心抓力,对于项目中国所遇到的难题,老韩和他的“胡子队”都集思广益,精虑良久,拿出最合理化的方案,并严格按照实施。

于是乎,2017731日,通过55天完成了盾构机部件吊装、组装和调试,在滞后15天的情况下保证盾构机顺利始发兀兰线隧道;20171130日,兀兰线隧道比原定计划提前一个月完成,紧接着进行盾构机拆件,转运至樟宜线隧道进口;2018129日,打破新加坡组装调试记录,仅用时33天完成樟宜线盾构机吊装、组装和调试,樟宜线隧道顺利始发;2018414日,樟宜线隧道成功洞通,与兀兰线隧道两线并驱,实现了双线贯通,比原定计划提前97天;201938日,新加坡地铁T227项目提前40天移交业主,赢得了业主新加坡陆交局(LTA)、业主监管机构(QP)和总承包商(SSJV)的一致好评。

新加坡地铁T227项目实现了双线隧道均基本无破损、无渗水、错台小于5mm的高质量目标。老韩和他的胡子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其的魄力。

 

不“胡”亦“胡”

 

为何是“胡子队”?是因为都长了胡须吗?是的,确实如此。盾构施工难点多、任务重,往往一项方案、一场施工下来,细细碎碎的胡须青茬便爬上了络腮、下巴。不在意几天过去了,突然一天揽镜自照,镜中人须髯如戟,古时将军征战沙场的大丈夫气概立出,征战盾构,莫不如此。故,某天老韩捋须首谈胡子:“我们等这个节点成功完成就一起剃胡子去!”所以才有了篇头剃须子一出。之后到了印尼雅万高铁项目1号隧道,老韩和他的胡子队又蓄了几次胡须,所以,1号隧道进口段基坑土建在滞后的情况下如期完成;所以,印度尼西亚乃至东南亚第一大的泥水平衡盾构机如期组装完成,具备盾构始发条件。

“胡”的时候,盾构沙场,凛凛霸气;不“胡”的时候,8090,一派帅气。老韩和他的胡子队,都是8090后的俊小伙子,是一支正值好年华的青年队伍。在挖隧道上,他们卯足了干劲,沿着设计轴线向前掘进,从不胡的过程,下巴一撮短须都似是有了豪情血性一般。

 

不“师”亦“师”

 

老韩在数年前收过一个徒弟,之后便闭山了。谈及为何不再收徒了,老韩说:“互相学习更为重要,我更喜欢跟大家朋友相处。”

在一次项目部组织的篮球赛上,我碰到了作为“胡子队”里老韩有且仅有一个的徒弟——徐海锡,问他感想如何?徐海锡手抚胸口、故作讶然:“必须是,受宠若惊啊!”然后受宠若惊地上场,一把截下老韩的球,漂亮三步上篮,为己方挣得2分。

之后在印尼雅万高铁项目,有个小文员,是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第一次写报销单,把新加坡币符号弄混,老韩点了出来,告诉她:“不要着急,做事要从细节做好。”这个小文员第一次接触当地劳务等人资事宜,一头雾水愁得一脸,老韩又告诉她:“先看劳务合同,理清楚我们该做的范围,每个劳务一张考勤表,由现场人员详细记录什么时候上班、下班,以防之后劳务工资出现纠纷,我们可以有据说话。总之,理清合同很重要,按合同办事。”小文员趴在一堆资料上愁云立散。

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老韩一向鼓励他们在自己的专业范围先放手去做,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有不妥再出言指出。首先是相信,老韩会把一个工点交代新生去做,当新生做出成绩,群里点赞刷起来。当遇到困难,新生除了有自己师父的指导,老韩也会以自身经历辅以补充说明。不“师”亦“师”,老韩当初立的flag,说倒就倒。

在新加坡T227项目时,全项目部只有老韩一人有新加坡车辆驾驶证。工程节点完后,老韩上车挂挡,轻甩尾项目部办公楼下,胡子队陆续上车,首先摆道理发店。项目经理做司机,胡子队向来十分支持。

 

十余年来,老韩的身边慢慢聚起来一群盾构人,他们一起踏过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高原,又一起探过武汉、长沙繁华市中心的心脏,也在新加坡集市里一起吃着猫山王榴莲……。而今天,老韩和他的胡子队又将蓄起了胡子,于千岛之国书写中国高铁全产业链走向海外的盾构故事。

 


版权所有 © 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国际公司 湘ICP备05004984号